王飞  西门子中国研究院专家工程师,架构师,产品经理。微软认证专家,高技能领军人才,苏州列三在线计划技术能手

  初出茅庐,激情与梦想遭遇骨感现实
  我是学网络工程的,2009年我刚走出大学校园满怀激情与梦想,立志想成为Steve Jobs一样的人物可以改变世界,可现实却给我当头一棒。
我记得那天下着小雨,一路颠簸来到无锡某公司,作为第一天入职的新人,却被告知应届生暂时被安排去参加内训一训就是1个月,8个人挤在一个公司租的民房里,条件可想而知,而且被告知在内训期间公司并不会发任何薪水,每天无所事事。那时,我真切地体会到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这句话。我迷茫、徘徊,思考着接下来的路,我到底想要什么?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第二个月我立马辞职踏上了前往上海的路。还记得我大包小包,盆盆罐罐扛上地铁的情景,借住在上海的同学家中。从新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。
没过多长时间,我找到了一家从事水行业的系统软件与集成公司。从此我走进了工业自动化领域。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水行业的知识,参与了很多自来水公司的营收系统改造和升级,智慧水务的分析与咨询。同时也与苏州结下了不解之缘……

  入门之路,坚定工业自动化数字化职业方向
  2010年,我认识了我的爱人,她在苏州读的大学,在苏州工作。我发现苏州有一种古典与现代融合之美,深深为之陶醉。于是我离开了上海来到苏州工作。加入了一家德国工业软件公司,我既然从事水行业相关的工作,为客户开发一套全新的SCADA系统,我记得这个系统有很多领先的地方,譬如纯SPA应用,支持动画定制,Smart SCADA等。德国的工业是发达的,在工业电气化、自动化领域,中国看似无比强大,但是工业的积累上还是与有200年经验的德国有一定的差距。中国可以设计生产525种细分门类的工业品,但是却生产不了很多门类的自主可控工业软件。这个形势非常严峻。其实在诸多的工业品领域,众多产品命脉一直被国外把持,众多核心技术一直无法自主可控。尤其是在工业软件等领域,几十年来被国外软件把持,其情形不亚于设备及芯片,只是一般人通常感觉不到而已,所以对其忽视、轻视或者无视。在我看来,工业软件的第一属性不是IT!工业软件“姓工”!工业软件是一个典型的高端工业品,它首先是由工业技术构成的!研制工业软件是一门集工业知识与“Know-how”大成于一身的专业学问。没有工业知识,没有制造业经验,只学过计算机软件的工程师,是设计不出先进的工业软件的!

  我在工作中深深地感受这个问题。因此为了多学东西,我在工作中从不怕吃苦,加班加点不计较报酬,不在意多劳多得,自己知道多学点东西有益无害。所以,我在工作中虚心向同事们学习,特别是德国的同事。 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”,利用工作空余时间,多学与工作有关的知识, 多学多用。我坚定了从事工业自动化、数字化的职业方向。此后,由于国家提出中国制造2025战略,西门子中国在苏州要成立一个新site,我得到朋友的举荐,加入了西门子中国研究院,向世界顶级工业公司取经学习,为国家制造业转型添砖加瓦!


  展翅高翔,期待在工业4.0领域有所建树

  2016年8月26日是个特殊的日子,我入职西门子中国研究院的第一天,还记得当时在国际科技园临时办公,在狭小的办公室坐满了100多人,大家干劲十足,精力充沛,充满了朝气。这是一个年轻的团队!虽然办公环境不够好但是阻挡不了同事们的热情。

  西门子中国研究院苏州院主要从事工业4.0领域的研究和开发,譬如城市IOT、工业机器人、工业信息安全、Brown Field(棕色地带)等等,它是西门子关于工业4.0的最前沿阵地和工业数字化之路的窗口之一。在研究院,我从事SMART SCADA的研究和城市综合管廊的应用开发。在项目管理上遵循SCRUM,在苏州院使用敏捷开发管理项目,项目被选择参与苏州院CMMI-3审计并且通过。在这里,我还提交了专利,参加了一些活动与比赛,并荣获苏州列三在线计划高技能领军人才和苏州列三在线计划“技术能手”称号,以及参加西门子中国研究院hackathon并获得优胜奖。没有经历完整的工业化进程,就没有工业技术的深厚积累。没有工业技术积累和大手笔的研发投入,就无法开发出优秀的工业软件,没有优秀的工业软件,就无法开发出优秀的工业品。未来在工业“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”之路,我愿乘风破浪,披荆斩棘!